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夜之特別拜觀(30/11)

隨遇而安

今早稍為遲了點出門, 因為今天計劃主要是去東山的清水寺一帶遊玩和看夜楓, 早上還有點空餘時間可以在京都市內多去一兩個地方, 宇多野YH外邊有三條巴士路線是前往京都市區, 分別途經金閣寺及北野天滿宮, 那麼就隨緣以先來的巴士來決定目地吧!

結果先來的巴士是去北野天滿宮的, 北野天滿宮是供奉日本學問之神, 所以一大早來到北野天滿宮的大都是來京都修學旅行的中學生, 可是北野天滿宮裡看紅葉的土御居要到早上10時才開放, 我可不想花上一句鐘等候, 便坐巴士到JR京都駅去.


北野天滿宮, 祈求學業的高中生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巴士中途經過東本願寺附近, 便下車順道到東本願寺看看, 老遠便看到兩座鋼鐵架構工廠廠房般的巨形房子座落在東本願寺的位置上, 我心想不會是搞錯了方向吧? 可是手機裡的GPS和Google Map都顯示我沒有走錯路, 來到東本願寺外才發現原來那幾座廠房是加蓋在寺院大門和大殿上的保護屏蔽工事, 好讓工人在室內環境下為寺院古老的木構建築進行復修工程, 這可真是大手筆了, 日本政府雖然近十多年來因為經濟持續底迷而陷入財政困境, 不過對於保護國寶級的古老文物建築還是絶不吝惜的.


東本願寺的銀杏樹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跟著我從東本願寺走到JR京都駅外乘巴士到東山清水寺, 排隊候車時後面來了個大叔用日文跟我搭話, 大概是問我這條隊是否排清水寺的吧? 我即時反應用英文回話說請用英文, 那個大叔像是抽奬抽中了般一臉愕然的, 想是誤認我也是日本同胞吧? 其實這幾天在各處遊覽時, 間中都會有些日本遊客拿著照相機走過來跟我嘰喱咕嚕的用日文請我幫他們拍照, 雖然無法用語言溝通, 但還是能明白他們的意思, 只是一般人聽到我說英文知道我是外國人後多少都會顯得有點兒的驚奇. 我想日本人一般都不會主動和外國人交流的, 或許我跟他們同樣是黑頭髮黃皮膚, 衣著打扮也是差不多的, 如是不作聲的混雜其中也是難以分辨, 所以才會被認錯吧? 不過日本人那種顯得稍為驚奇的反應, 已比以前在中東, 又或是在印度旅行時如是明星出巡般萬眾矚目被人追隨圍觀, 甚至當成是珍禽異獸般觸摸要好上千萬倍了.

火雲中的清水舞台

來到清水寺山下的五条阪, 下車後隨著人潮爬上清水新道的坡道到清水寺去, 這時已快到中午, 清水寺裡已擠滿了日本遊客和學生, 清水寺前的建築雖然也像是東本願寺般加蓋了保護工事在復修中, 但是主要的清水古塔和舞台還是保持原狀, 不可能在這種一年中最重要的賞楓時期把清水寺都給封了吧? 這時清水寺的紅葉正開得火紅, 在正午的艷陽下更顯赤紅艷麗, 清水舞台被四周赤紅的楓葉包圍擁簇下就如像置身於一片火紅雲海之中.


彷如在火雲中的清水舞台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在清水舞台上隨著人群耐著性子緩緩前行, 這樣正好可以慢慢欣賞舞台外盛放的紅葉, 在秩序井然的人龍中最常聽到的都是讚美風景漂亮的讚嘆聲, 如前方有人停下片刻來拍照, 後方的遊人也會耐心地等待, 拍照的遊人如知道他人是特意停下來方便他們的, 過後也會向受阻的人們點頭道謝, 如果拍照觀景的位置正好有人站著, 也只會在旁靜心等待, 就算怎麼樣的擠擁也不會覺得不自在的, 這跟大前年和占文兄去九寨溝看秋色時那種你推我撞爭先恐後, 大呼小叫見縫插針的遭遇相比, 我心中暗自慨嘆日本人實在是太文明有禮了.


清水寺, 紅葉下的臨時郵局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離開時隨著人潮從開滿賣紀念品商店的松原通離去, 跟著穿過二年阪到高台寺去. 來到高台寺發現開放時間沒有像清水寺般分開日間和夜間時段, 便打算等會在黃昏前才進寺, 這樣便不用花兩次的門票錢也可以看到夜楓. 之後便一路往前走到円山公園, 公園前面有幾家喫茶店, 這時已過了中午正想找地方吃午餐, 便過去餐廳門口看看餐牌, 只見西式午餐要成3-5千円, 此等高檔消費可不是我這等草民可以承受, 還是先乖乖地在円山公園裡找個地方坐下吃條士力架, 喝幾口熱水暖暖肚, 等會離開遊客區後再到大街上另行覓食吧!


高台寺, 山門前的石板參道, 在夜間時會幻化成一條七彩生輝的楓葉隧道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円山公園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樂得清閒

穿過円山公園便是靠在東山森林邊上的長樂寺, 只不過是稍為遠離繁忙的二年阪遊客街, 長樂寺裡靜悄悄的沒有半點人聲, 在寺門後的辦事處打了聲招呼後好一會才有個阿伯施施然地出來賣票, 阿伯還十分細心地拿出導覽圖比劃著給我解說拜觀順路, 想是長樂寺地點比較偏僻加上門票有點兒稍貴(650円)所以沒有多少遊客來訪的緣故, 所以阿伯比較清閒吧? 果然來到寺裡真的就只有我一個遊人, 玩了大半個鐘也只有三兩個遊人到訪, 人少的好處就是可以在無人打擾下獨自在庭園裡靜心細賞楓葉, 這和之前京都各處寺院庭園裡擠滿賞楓的遊人, 尤其是剛才清水舞台上那種人山人海擠過水洩不通的盛況相比, 冷清的長樂寺更有一番難能可貴優閒恬靜的體會.


長樂寺裡的紅葉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長樂寺裡的庭園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離開長樂寺後便到知恩院去, 從円山公園出來便是知恩院的大鐘樓, 跟著便見到中間的御影堂正在維修中, 在周圍逛了一會後便想進去方丈庭園裡遊覽, 那知這時來了一隊過百人的中學生操兵般在排隊進去, 等了好一會才見到龍尾, 而且全都是吵吵鬧鬧的男生來, 我心想還是算了吧, 不要和這班大軍一同往寺裡擠好了.

知恩院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知恩院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今午最後的目的地是青蓮院,一入門便要脫鞋放入膠袋隨身帶著, 原來是先到裡面的和室看庭園, 想來今天一早起來便走了好半天的路, 正好讓我坐在和室走廊的一角上慢慢欣賞旁的欣賞庭園的風光, 順便喝點熱水歇歇腳小休一會, 好好回過氣後才施施地回到入口穿上鞋子進去庭園裡遊覽.


青蓮院的庭園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青蓮院,散落一地草苔蘚上的楓葉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青蓮院的紅葉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離開青蓮院前行至三条通, 在街角旁的一間平民向的日式西餐廳食事処吃了個蛋包飯午餐, 平日看日劇和動漫常常見到蛋包飯, 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吃到蛋包飯啊! 吃過午飯已是下午4時, 嚴格來說剛才這頓遲來的午飯應算是下午茶吧? 幸好這幾天都在旅舍預訂了任食的自助早餐, 每天早上都先把肚子填得飽飽才出門, 否則一早起來後走了大半天路, 咁遲先吃下一餐, 肯定早已體力不支暈倒街頭了.

夜之特別拜觀

一路走回高台寺已是日落時份, 買了高台寺和圓德院的聯票後, 進到寺裡才發現要順路參拜, 不得倒流, 便只好在入口後面找個地方坐下等待夜幕降臨, 過了一會夜間拜觀的照明陸續點亮起來, 把因日暮西山而變得黯然失色的楓葉重燃起來, 在漸轉昏暗的夜幕下映照出一片火焰赤紅. 這時高台寺正值紅葉見頃之中, 寺裡當然也是人山人海的, 庭園裡有一片池塘, 靜夜無風之下波平如鏡, 照明打池塘邊的七彩亮麗的楓樹映照在水面上, 一時間難以分清那邊才是倒影, 那邊才是真實.


高台寺的一角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高台寺,庭園裡賞夜楓的人潮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高台寺,夜楓的倒影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高台寺,給照亮著的紅葉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離開高台寺前還要穿過有一片竹林, 照明下竹林在黑夜裡顯得格外的翠綠, 就像走在一片翡翠碧玉編織而成的華蓋下. 出了高台寺後, 白天經過的石板參道也已亮起燈, 如同變魔法般把參道幻化成一條七彩的的楓葉隧道, 可惜是手上的傻瓜機的夜拍功能太弱雞了, 只能拍出模糊不清的畫面.


高台寺,在黑夜裡碧亮生輝的竹林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圓德院的庭園夜楓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跟著到高台寺對面的圓德院參拜, 圓德院可比高台寺細小得多, 當然遊人也較少, 不過內裡小小的庭園還算挺漂亮的. 從圓德院出來已是晚上6時過點, 距離清水寺夜間拜觀還有一點時間, 便慢慢地走向二年阪, 中途還買了個熱騰騰的鯛魚燒於寒夜裡充飢, 走到三年阪時竟然遇上幾個香港遊客正拿著導遊圖一臉迷茫地站在一角找路, 本著是出門在外靠老鄉, 有困難時要互相幫助, 便厚著臉皮走上前搭話. 他們說剛從清水寺出來, 初時還以為他們正要去高台寺看夜楓, 但原來正要找路回地鐵站離去, 我便拿出手機和Google Map來給他們指路, 有個女生聽我說正在用GPS定位請稍等時, 驚叫"嘩!好高科技呀!" 搞到我幾唔好意思.


清水寺, 夜之特別拜觀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我問他們為何不看過清水寺的夜楓才回去, 要不然也可去高台寺呀? 他們卻說白天和夜晚都不是差不多的嗎? 我說我白天雖已去過清水寺, 可是現在正要再去清水寺看夜楓啊! 不過勉強冇幸褔, 或許人家還會笑我一天內付兩次門票去看同一地方才是老襯呢!


夜空下就如在火雲上的清水舞台
From 京都 紅葉 2012

不過來到清水寺, 就知道再多付一次門票錢是絶對絶對值得的, 在深沉闇藍的夜空下被一片火海赤雲般的楓葉擁簇著的清水舞台, 舞台上的一眾遊人都被赤艷的紅葉所觸動著, 心情都被燃起來十分興奮, 我置身於情緒高漲的日本遊客人潮之間, 彷彿就如是在參與著一個盛大熱鬧的節日祭典之中, 樂而忘返.

看下一篇
最終的紅葉拜觀(1/12)

沒有留言: